当前位置:主页 > 红姐高手论坛114888 > 正文

【戴氏人物】他年仅26岁却在2年之内搞出市值百亿的独角兽公司

2022-01-14 

  从2015年5月到现在,从一个梦想到独角兽之间,ofo用了两年时间,准确地讲,是年仅26岁的戴威用了两年时间。

  1991年,戴威出生于安徽宣城。7岁那年,他被半夜看法国世界杯的父亲吵醒,一来二去就成了C罗的铁杆。

  上小学,戴威就在学校组织足球队,在操场疯跑。一跑就是9年。2006年,戴威顺利跑进了当地最好的中学——宣城一中。

  高一,戴维给父亲立下军令状“三年后上北大”,就此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”,原本视力5.2的他,三年下来竟戴上了500多度的眼镜。

  要说人的潜力是无穷的,2009年,戴威一举考入北大光华金融系。在燕园,他如鱼得水“智商与情商并举,学习与社会实践并重”,很快就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,大二就竞选上了校学生会主席。

  大二暑假,戴威去学校附近的金和茶餐厅打工。总常听见顾客抱怨“这月流量又超了!”于是,戴威就向老板建议“为何不共享一下wifi?”,老板同意试行一个月。结果第二天餐厅就人满为患,老板一高兴,直接甩给了戴威1000块红包。

  2013年,戴威本科毕业,距离研究生入学还有一年时间,他做了一个不同于大多数人的选择:去青海省大通县东峡镇支教数学。虽然父母一度很反对,但最后还是同意了。

  支教条件艰苦,地方偏僻,冬天最低气温零下25度,没有暖气,每天伙食只有3块钱。那时,戴威基本上每天就是拿着土豆蘸盐吃。

  吃点苦也就算了,关键是还没法洗澡,一个月下来,戴威就觉得自己身上总飘着一股烂咸菜味。

  到了第二个月,戴威已经疯了,他相约与同事去县城洗澡。结果一路倒了4趟车,摇晃4个多小时才到县城,回去的时候,戴威再也不想坐车了“买辆自行车骑回去吧。”——这既帮助他在每个周末往返县城与小镇,也陪伴他看遍了青海的壮丽河山,他被这种魅力所折服,“我觉得骑行是一种最好的了解世界的方式。”

  恰逢十一黄金周,大伙提议骑行去西藏,不巧戴威的山地车坏了,只好在图书馆泡了7天。

  闲极无聊,戴威突发奇想,“为何不能给骑友租车呢?”与四五个同学一聊,大伙觉得有点意思。有人提议叫两个车轮子,随手在纸上画出一个骑车小人的轮廓。“就叫ofo!”戴威一拍桌子。

  在一次吃饭时,他得知师弟正在北大校友肖常兴的唯猎资本实习,而这位师弟告诉他唯猎资本刚募资到1.5亿美金,想找一些年轻人做早期投资。

  在师弟的引荐下他们去见了肖常兴师兄,然而,见面聊的都是支教经历,并没有太多讲到项目内容,但最后肖常兴却投资了他们100万元。

  买山地车、支付领队工资、做宣传广告、给客户赠送礼品......戴威很快启动ofo的第一个项目“环台湾岛骑行”。

  虽然仅仅只是给每个用户送一瓶脉动,但资金压力已然不小。幸好资金上的投入换回了用户量的增长, 三四月份时,我们每天都有几千个用户的增长,但是资金的消耗也非常快。

  一边烧钱,戴威团队一边马不停蹄地寻求下一轮融资。然而,在跑了将近四十个投资机构后,没有一家机构愿意投资他们。 到4月底的时候,帐上彻底没钱了,大概还剩四百块吧,确实是发展不下去了。

  2015年4月某天,戴威迷迷糊糊来到西五环附近的一家麦当劳,呆坐了一整天。近十名ofo员工的工资已发不出来,更找不到创业的方向和前景,那时的戴威遭遇人生最苦闷时刻。

  为了融资,这位手持骑游项目BP的90后创业者此前已奔波数月,但每一次跟投资人聊完都是一盆冷水泼回来,不断调整还是找不到投资人认可的方向,唯一的一个口头协议,最后还被资方放了鸽子。“连续被喷两个月,非常受伤,再有热情的创业者也会迷茫。”回忆起那段艰难往事,戴威十分感慨。

  团队何去何从?戴威和联合创始人张巳丁、薛鼎常常在五道口的办公室冥思苦想到半夜一两点,但依然一无所获。

  想不出答案,就去骑车,尽管不知路向何处。从五道口到成府路、再到四环,戴威三人深夜里时常骑着自行车漫无目的的闲逛。“骑的时候我们就想,马路边全都是自行车,肯定有机会,这么多人骑车,怎么才能够让他们成为我的用户呢?”

  当时讨论了无数多的发现方向,都最后被自己否决,对戴威而言,这种感觉就像做数学题,隐约觉得能做出来,但就卡在关键一步,既痛苦,又有一点点的兴奋在里面。

  幸运的是,经过不断地归纳总结,戴威最终明白,“骑游是一个伪需求,自行车最本质的需求还是代步出行,代步这个事儿是真需求,所以慢慢地就想到了共享的方向上去了。”

  彼时,戴威刚买的山地车又没了,就在他去食堂吃饭的功夫就不见了“2000块得打多少份工”,戴威心疼得够呛,那已经是他丢的第5辆车,前面4辆更是在北大西门外被直接撬走。

  大伙都开他玩笑,“还买不买?”,戴威却突然蹦出了一个念头,“为何不在校园里搞骑行,大伙就再也不用担心车被偷了!”

  戴威走遍了北京20多所高校,调研,研制智能车锁,将每一辆自行车装上车牌和共享硬件,忙得不亦乐乎。

  但没钱什么也干不了,于是戴威厚着脸皮又去找了肖常兴。为了说服肖常兴,戴威忽悠他说团队找到了新方向,现在自筹了100万元资金,但还缺100万元,想再借100万元。肖常兴师兄的回应是:“虽然我不太看好你这个自行车共享,但经历了失败,你们的团队也有了成长,我给你钱,估值再给你涨一倍。”

  他用20串羊肉串的代价,请中文系的师弟出手,酝酿了两个通宵,搞出一篇气势磅礴的雄文《这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!》。

  文中,戴维宣布ofo将为北大校园提供超过10000辆自行车,末尾写道“100多年来,有很多北大人改变北大,也改变了世界,这次轮到你了!”

  北大中文系的才子果然就是才子,那篇文章当晚就过10万+,一夜刷遍北大校园,”通过ofo公众号,可以注册消费、获取单车密码”。

  2015年9月,戴维的ofo微信公众号正式上线辆单车,上线多单,这让戴威激动不已。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做的事情是受大家喜欢的、被需要的。

  2015年10月底,ofo在北大单日的订单突破3000单,戴威意识到这次是真的抓到了用户的need,于是也有了复制扩张的想法。但还有一个问题——资金不够。

  于是戴威又找到了肖常兴师兄,故技重施:戴威告诉对方自己筹到250万元了,希望再借250万元。肖常兴师兄果线万元。与上次不同的是,这次戴威的确是自己筹措了250万元。

  于是,拿着这500万元,ofo开始复制扩张。期间,为了获得5个免费工位,戴威在北大孵化器路演,台下坐着东方弘道的创始合伙人李晓光,于是ofo就又获得了东方弘道的300万元投资。

  但当时戴威身上依然背着600万元债务。直到金沙江在2016年年初入股后,投资人将600万进行了转股才消除。

  金沙江的加入,对ofo来说甚为重要和关键。而这次能够连接上,背后也别有一番故事。

  2016年1月30日,戴威和小伙伴准备回家过年了。这时,公司客服打来一个电话,说有投资人找过来。现在融资寒冬,居然有投资人主动找过来?戴威不太敢相信,ofo团队上下都没有把这当成一回事。

  戴威当时并不知道对方是谁。到了晚上,他觉得应该礼貌地回复:“感谢关注,有时间我去给您汇报。”没想到一分钟以内,对方秒回一条短信:“明早十点,国贸三期56层见。”而这个投资人就是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。

  当时戴威并不知道朱啸虎是谁,就觉得这个人说话速度非常快,问题非常犀利,把他问懵了。

  当时朱啸虎就给了戴威一个Term Sheet,要投1000万元。可是他给的估值和戴威最初的想法是有差距的,于是戴威就和合伙人在国贸的地下商场讨论,并且百度搜索朱啸虎到底是谁,一搜索才知道原来他竟然投了陌陌和滴滴,上楼戴威就答应签字了。

  此后,ofo驶入快车道。4月冲出北京,进入武汉、广州等30所高校,5月,单日订单量突破10万,总订单量突破200万。当年6月,总订单量突破500百万,到9月已经突破1000万。

  此外资本也铺天盖地地袭来。ofo相继获得了真格基金、天使投资人王刚等A轮及A+轮共计融资2500万人民币;不久又获经纬中国领投、金沙江、唯猎资本跟投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。

  广州有一个大学城,十几所大学,4个村庄,共18平方公里,3000多辆车,每天能有2万多单。当时戴威就觉得其实这已经不是一个大学城的概念,而是一个县城的级别。秉着“城市是一个大校园,校园是一个小城市”的理念,戴威觉得可以开始去尝试城市市场了。

  在关键的节点,戴威通过朱啸虎认识了程维,而程维是经历过当年滴滴快的血雨腥风市场争夺的人,双方谈论了很多关于共享出行的话题,而ofo本来的初衷也是“不生产车,连接车”,通过让用户参与到单车共享计划把闲置的自行车加入进来,让每个人都能随时随地有车骑。

  戴威即刻和700bike单车制造商合作,推出新一代小黄车ofo3.0。这回的小黄车特征明显,3公里之外就知道是ofo,而且车身小巧、轻便、车座可调节,最主要的是一般智商的小偷根本搞不定密码锁,安全性大大提高。

  结果开启城市服务不到两周,ofo日订单就突破150万,成为继淘宝、天猫、饿了么等之后,中国第9家日订单过百万的互联网平台。

  为减少产品折旧率,戴威组建专业修车团队。很多摆摊的修车师傅正愁没有活干了,于是主动排队送上门来“加入到ofo的黄色军团”,最后,3人一小组终日徘徊在大街小巷。

  戴威还设立了ofo定点维修站,同时分城区安排师傅巡查“3分钟发现问题,5分钟搞定单车维修。”

  2017年春节,戴威高声宣布“全国单车免费骑行”。2月又推出100%返现活动,“充20赠5块,充50赠20块,充100最高赠100块”。

  对于赖以发家的大学生,戴威更是用心呵护。“骑行奖励,发放红包”,如果骑行次数多、路程长,还能领奖品,最高可得iPhone 7哦!

  2017年3月1日,ofo完成D轮4.5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31亿元)融资。此次融资由DST领投,滴滴、中信产业基金、经纬中国、Coatue、Atomico、新华联集团等多家国内外知名机构跟投。此时戴威的ofo估值已经超过百亿。

  如今,ofo拥有单车220万辆,覆盖全国43个城市,为超过3000万用户累计提供4亿次出行服务。

  刚刚26岁的戴威,以惊人的速度在两年内造出了市值百亿独角兽公司ofo,在未来,戴威也能不断前行,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。

  “最后我表个决心,我认为到目前为止,中国的互联网企业还没有一个是真正影响世界的,但我认为ofo有这个机会。因为三公里以内的出行存在于全世界的每个国家,是每个人都面临的问题。我们名字ofo就是一个自行车的样子,是不受语言限制,没有国界的。我们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人选择低碳环保的出行方式,我们也相信,未来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,大家可以通过ofo获得更便捷的出行服务。我们还相信,终有一天,我们今天的ofo,会和Google一样,影响世界。”

  来源:新兴产业投资联盟 注:本文内容整理自创业邦、南极圈、界面新闻、电商在线、中国企业家、硕士博士圈、腾讯科技、雷帝网等仅供参考,如若侵权请联系删除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